億筆閣 > 其他小說 > 相公是獵戶 > 第121章 塵埃落定

    測試廣告1    朱縣令這會兒有些坐不住了,這事面上看着雖然跟他沒什麼關係,但出在他的任上,要真鬧了出去,三年一審的考核不僅要泡了湯,就是孟尚書那兒,只怕也要記一筆自己個兒辦事不利的賬。讀爸爸 www.dubaba.cc

    想到這兒,他找了個尿急的藉口,出去吩咐下人去督軍府報信。

    就在同一時間,段南山被傳到公堂上。

    兩案要並為一案審理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兒,陳康平先是仔細詢問了段南山可否知道自己財產被侵佔之事,又問之前他是如何中了劉濟元所設的圈套?

    段南山倒沒有像在大牢裏被審問時那樣一樣不發,而是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一一道來。

    回到大堂內的朱縣令聽到這些話,覺得自己必須要做點什麼,於是,他盯着段南山道,「你說你是段衍之的兒子?誰能證明?段衍之出逃多年,下落全無,若是他真的如你們夫婦二人所言,已經不在人世,那豈不是死無對證,段家萬貫家財,總不能誰跑上來說自己是段衍之的兒子我們就信了吧!」

    這話不可謂不毒,段南山自幼生活在深山之中,能證明他和段衍之是父子的人唯有李叔,可他們既然能說段南山是冒充的,當然也能說李叔是在作偽證,除非段衍之從地裏頭跳出來說段南山是他兒子,否則,誰也沒法證明。

    方琳也沒想到朱縣令會說出這樣的話來,一時間不知要如何應對。

    陳康平這回眉頭也是真的皺了起來,心底暗暗道,沒想到朱縣令已經投靠了孟慶余,這樣一來倒有些不好辦了,一有個什麼風吹草動,只怕他們這邊還沒怎麼樣,孟慶余那裏就已經有了應對之法。

    何武的到來似乎印證了他內心的焦急與不安,他不是一個人來的,而是帶着自己的親兵,人人皆着一身鎧甲,踏着整齊的步伐從進了公堂。

    「督軍大人,你這是何意?」陳康平假裝不明白,「本官正在審案,若有什麼事,你可在內堂稍等片刻,來人哪,請督軍大人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必了。」何武擺擺手,「我來不是跟你喝茶聊天的,我聽說又有人在這裏污衊朝廷命官,所以過來瞧瞧。」

    說罷這話,他的目光落到了段南山身上,「這不是那次狀告尚書大人被關押起來的人犯嗎?陳太守怎麼把他給放了出來?可千萬要小心這人反咬你一口,這種刁民,嘴上的功夫倒是一等一的好,說不定暗地裏受了誰的指使呢。」

    陳康平暗暗翻了個白眼,受誰的指使?受皇帝的指使!孟慶余這個保護傘都要倒大霉了,你一個狗腿子也敢在這裏洋洋得意!

    當然,心裏吐槽歸吐槽,表面上陳康平還是客客氣氣地讓衙役搬了凳子來,「督軍大人先坐,是非曲直,待本官問清楚再說,不過你帶來的這幾個人,還煩請先到一邊休息等候。」

    陳康平雖然官職比何武這個督軍低了一級,可他是文官,卻並不受何武這個武官的管轄,是以他的話何武雖然不放在心上,但還是揮揮手讓人退到一邊去了。

    「現在案子是個什麼情況,還煩請太守大人說說。」何武在凳子上坐定,他覺着,段南山這夫婦倆真是不要命了,上回對他們實在是太仁慈就,早就該一網打盡的,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多事!

    「朱縣令懷疑,段南山不是段衍之的兒子,是為了段家的家財冒名頂替的。」陳康平將事情簡單的說了說,隨即發表了自己的看法,「本官以為這是無稽之談,段南山替父翻案,受刑在前,這段家家財被貪墨一事在後,若真是胡亂冒充的,這段南山應該會先告段家家財被貪一事。」

    「說不定就是他使的苦肉計呢。」何武順了順衣領上的紅纓,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。

    一直沉默不語的方

相關:寵後重生紀事  重生之學霸兇猛  
語言選擇